<tbody id="eywoj"></tbody>

      <progress id="eywoj"><track id="eywoj"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  <em id="eywoj"></em>

      <dd id="eywoj"></dd>
        <em id="eywoj"><acronym id="eywoj"><u id="eywoj"></u></acronym></em>

        <li id="eywoj"><acronym id="eywoj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<em id="eywoj"></em>
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中心供氧資訊> 嘉樂新聞

        醫院搶客、助寫文案、審核松懈,水滴籌們“野蠻生長”

        綜藝節目《奇葩說》有一期的辯題是:“給走投有路的人捐款是不是蠢?”

        這期節目里有個叫黃執中的正方辯手,他說當善良到跟菩薩一樣的時候,你會巴不得自己有千手千眼。

        ”為什么要千眼?一是我能看盡世間的苦難,不要遺漏,二是我能看清這件事情的方方面面,不要被蒙蔽?!?/p>

        恐怕被他說中了,但給走投有路的人捐款不是蠢,而是信息不透明在作祟。

        前幾年“乞丐月入過萬,擁有兩套房產”的事情被曝光,人們才知道原來地鐵、大街上好心施舍過的乞丐,有些比他們中的大部分活的還好。

        這件事后,假的行乞者越來越少,但因為他們的欺騙導致那些真的需要幫助的人也得不到幫助了。

        硬幣總有兩面,凡事都有好壞。

        1

        6月12日,水滴公司宣布完成超10億元人民幣C輪融資,本輪融資由博裕資本領投,騰訊公司、中金資本、高榕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跟投。

        這是水滴公司今年完成的第二筆融資。今年3月27日,該公司完成5億元B輪融資。在不到3個月的時間里,水滴獲得的融資總額超過15億人民幣,創下互聯網健康險與健康保障領域今年以來最高融資記錄。

        創造記錄的同時,水滴公司也陷入了巨大的社會爭議。

        據新周刊報道,今年4月德云社相聲演員吳鶴臣腦溢血住院。5月1日,其妻張泓藝以吳鶴臣父母的名義在水滴籌上發起100萬元的籌款。

        名人、重疾、貧富、捐款,這件事迅速引發了關注。吳鶴臣的家庭在籌款頁面上被認證為“貧困戶”,但有網友發現他們家在北京有兩套公租房、一輛車,父母退休金過萬,有醫保,夫妻雙方一個是相聲演員一個是運動員。


        還有不少知情網友反映,治療腦溢血的費用不需要100萬。根據微博后綴顯示,張泓藝在吳鶴臣生病后,還入手了售價5000+的高端手機。

        甚至還有網友扒出了籌款平臺背后的造假產業鏈。有人專門開網店,提供虛假病歷、撰寫籌款文案,要慘、要感人,要讓人一讀就想捐錢,而代寫500字只要50元。


        但這只是籌款平臺灰色產業鏈的冰山一角而已。

        吳鶴臣籌款事件暴露出來的是,個人在籌款平臺發起籌款,其個人資產、動機和款項用途的不明確,以及相關平臺審核機制存在漏洞。誠然在相關法律法規尚待完善的情況下,籌款平臺對籌款人真實情況的審查存在不便,但事實真的如此么?

        2

        這里我們需要明確的一個概念是,籌款平臺上發起的個人籌款項目,一般不屬于慈善募捐。

        知乎上有一個高贊回答解釋了這個問題:只有民政部備案編號的才是官方認定的慈善募捐,沒有的請把它當做普通的商業融資行為。

        其中的區別在于,備過案的慈善募捐都會做背景調查,也就是資質審核。而個人籌款根據相關規定,個人發布籌款信息不屬于慈善公開募捐信息,真實性由信息發布個人負責。

        也就是說,籌款平臺本身沒有資格去審核發起人的車產和房產信息,只能依靠籌款人的自覺和社交審核。但也正因為如此,“恰好”給了一些籌款平臺快速獲取用戶的“便利”,例如故意忽視一些情況,甚至鼓勵“造假”。

        全天候科技就曾報道過,籌款平臺的志愿者也就是地推人員,往往駐守在重點醫院和醫院的重點科室。在醫院里,這些志愿者們會給患者和家屬發名片或者宣傳頁,核心目的只有一個——到平臺發起籌款。

        為了完成KPI,鼓勵用戶到平臺上籌款,志愿者們甚至默許籌款者在填寫籌款內容時,隱瞞一些真實的情況。比如有患者問詢是否可以將家庭收入填低,一位眾籌平臺的志愿者明確表示“可以”。


        志愿者們的熱情并非盲目,據報道稱,除了底薪志愿者們還有績效可拿。每月有固定拉人數量,比如促成20個人在平臺上發起籌錢,志愿者就能拿到6000元績效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,籌款平臺在資質審核層面也存在問題。此前第一財經報道,籌款平臺的客服明確表示,線上提交圖片資料即可辦理,平臺并不會親自到醫院核實病情。水滴籌就曾被曝,有人用假病例通過平臺審核。

        類似的情況還有很多,@某男舒立 在微博上就分享過真實案例。


        知乎用戶也有過類似的分享。


        3

        水滴公司曾分享過一組數據,該公司70%以上用戶分布在“下沉市場”,其中80%的籌款用戶、72%的捐款用戶和77%的互助用戶都來自于三、四、五線城市。

        沈鵬在一次公開演講上曾透露,由于足夠下沉,水滴籌每個捐款用戶的平均獲客成本只有3毛錢。

        獲客成本低,而且水滴籌還不收取手續費。那么水滴籌們靠什么獲取盈利呢?

        答案是保險。

        對籌款平臺們來說,慈善不僅是一個低廉獲取用戶的途徑,同時還是商業變現的最佳工具。

        沈鵬曾表示,人們在瀏覽一眾大病籌款信息時,會看到“性價比高”的水滴互助(通常單筆支付在幾元,年度支付一百多元,有抗癌、健康、意外等種類),以及水滴保,這樣的場景會帶來極高的轉化率。

        這種商業模式已經幫助水滴公司實現了盈虧平衡。根據水滴公司提供的資料,其保險業務水滴保已經聯合國內60多家知名保險公司推出了超過80款保險產品,90%的用戶通過水滴保險商城完成個人首次在線投保,復購意愿高達73%,單月新增年化簽單保費已經突破5億元,用戶數超過1000萬人。

        據騰訊和微保發布的《2018年互聯網保險年度報告》報告顯示,互聯網保單量在過去5年增長18倍,年化增長率高達78%。另據測算,未來一年有較為確定的購買保險計劃的高潛用戶規模將達到2.17億。

        同時報告指出,互聯網保民(2.22億)和實際網民(8.02億)有巨大缺口,即便持續增長五年也仍然有極大發展潛力。按未來一年內購買保險的可能性進行劃分,確定有購買保險計劃的高潛用戶占總體網民的比例為27.0%;沒有較確定的購險計劃的未來用戶占比69.8%。

        低獲客成本和高盈利空間,是水滴籌們持續獲得資本青睞的重要原因。所以它們也不顧一切的通過地推人員召集籌款人,因為一個籌款人就可能為平臺帶來數十個甚至上百個用戶。

        水滴籌就擁有300多個片區經理以及手下1.6萬名志愿者,這些志愿者會到農村中刷墻面廣告,在便利店門口貼傳單、發免費太陽傘,以及深入醫院病房推廣水滴籌。

        但這恰恰也是一個危機所在。因信息審核漏洞而爆發的重大問題,近幾年在互聯網領域屢見不鮮,滴滴順風車、BOSS直聘等等。

        平臺類公司在發展初期面臨激烈競爭,往往會在KPI和流量的鼓動下故意忽視某些危險信號,進而為自己埋下禍根。而出問題的公司,也有一些萬全的應對之策,比如擺明自己沒有權利資質審核、查驗用戶身份的權限,再說用戶犯錯與平臺無關,說到底并不是束手無策,而是有的時候做了白蓮花,不作為罷了。

        對于大病眾籌而言,一個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增加平臺審核力度和人員,強化審核機制,完善籌款人資質上傳證明材料。對于目前應用的一些快速審核輔助功能應予以下線,比如自動生成籌款文案等等;

        還有一個辦法是與征信部門合作,或者利用芝麻信用等產品對籌款人進行信用約束,另外也可以將違規處罰措施放在發起籌錢頁面。

        總之,是有很多辦法將危險扼殺在搖籃之中,取決于企業愿不愿意去做。是今天擔心流失用戶,還是明天因事故而遭到討伐,孰重孰輕,企業都是有一個選擇的吧。










        嘉樂相關產品

        版權所有 : 山東嘉樂醫療器械有限公司 |

          <tbody id="eywoj"></tbody>

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eywoj"><track id="eywoj"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<em id="eywoj"></em>

            <dd id="eywoj"></dd>
              <em id="eywoj"><acronym id="eywoj"><u id="eywoj"></u></acronym></em>

              <li id="eywoj"><acronym id="eywoj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eywoj"></em>

              黑人疯狂XX00_免费网站v片在线亚洲_欧美精品黑人粗大_亚洲日韩aⅴ在线视频